<dl id='pcy4u'></dl>
    <ins id='pcy4u'></ins>

    <code id='pcy4u'><strong id='pcy4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 id='pcy4u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pcy4u'><em id='pcy4u'></em><td id='pcy4u'><div id='pcy4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cy4u'><big id='pcy4u'><big id='pcy4u'></big><legend id='pcy4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span id='pcy4u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pcy4u'><div id='pcy4u'><ins id='pcy4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2. <tr id='pcy4u'><strong id='pcy4u'></strong><small id='pcy4u'></small><button id='pcy4u'></button><li id='pcy4u'><noscript id='pcy4u'><big id='pcy4u'></big><dt id='pcy4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cy4u'><table id='pcy4u'><blockquote id='pcy4u'><tbody id='pcy4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cy4u'></u><kbd id='pcy4u'><kbd id='pcy4u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pcy4u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愛情的味道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AV无码_日本AV一片_日本AV中出在线视频

            他和她開天辟地第一次肩並肩,看電影。她二十歲,他二十二歲。清楚地記得電影院門前偌大的宣傳畫上,《滴血黃昏》的影片名特別醒目。
            電影開始前,他在百貨商店精挑細選瞭兩包袋裝牛肉幹,一人一包。並肩端坐,她拿著那包牛肉幹不知所措。影片中的情節已不重要,也都忘記。她始終在為如何在他面前消滅牛肉幹而惶惶然。一個女孩第一次與一個男孩肩並肩地坐在一起看電影,局促而窒息,更何況是吃東西呢!她怕她不能準確地撕開牛肉幹的包裝而遭遇尷尬,還怕沒有紙巾擦試弄臟的手,更怕他看到她狼狽的吃相。她總是目不轉睛的假裝看電影,腦子裡卻全是一派如絲如麻的胡思亂想。
            他小聲地問他:"你看電影怎麼那麼認真?好像在聽教授的講座一樣,聚精會神,目不斜視。"她輕輕地低下頭,淺淺地笑。其實,隻有她自己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和頻率。
            他總是悄悄地偷看坐在自己身邊的她,竊竊地用眼的餘光窺視她的一舉一動。但是,整場電影,她始終絲毫未動。借著微弱的燈光,他好想好想去握住她蔥白般的小手——那雙一直握著一包牛肉幹的手。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兒,他又小心翼翼地問:"你不喜歡牛肉幹的味道?"
            "嗯。不,挺好的。"她緊張地答非所問,像一頭受驚的小鹿。
            他於心不忍,感覺自己像一名追趕小鹿的獵手。於是,放棄瞭那個想握一握她手的念頭,假裝知趣地也專註於影片,不再正視緊張害羞的她。
            從那刻起,他暗暗在心中發誓,要好好保護她,守候她,一生一世。
            "牛肉幹味道不錯。我幫你撕開?"電影中場換片休息時,他征求她的意見,很有助人為樂的俠義之美。
            "不,不用。"她躲閃著,牛肉幹不小心掉到地上。彎腰撿拾時,他的大手不小心碰到瞭她的小手。她的臉騰地紅瞭,羞怯地稍稍將身子歪向遠離他的一側。
            他悄悄地把掉在地上的那包未開啟的牛肉幹留給自己,把自己那包一塵不染的牛肉幹遞給瞭她。也許她真不喜歡牛肉幹的味道。他甚至後悔來時沒有征求她的意見,或許她喜歡果脯和瓜子之類的小零食。
            牛肉幹的味道和他身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縈繞著,她有些眩暈,更有些癡迷。
            那包牛肉幹在她的手中緊緊地握瞭一小時零四十五分鐘,她一直沒舍得吃,直到影片結束。寒冷的冬季,她的手中有細細的汗漬。回傢後,她寫瞭一篇長長的日記,記錄下瞭自己點點滴滴的感受,一直折騰到深夜。媽媽再三催促她熄燈休息,她才戀戀不舍地合上瞭厚厚的日記本,擁它入眠。
            從此以後,她愛上瞭牛肉幹,愛上瞭牛肉幹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許多年後,他和她帶著他們十歲的女兒一起去豪華影院看《英雄》,又一次談起那場電影,談起那包牛肉幹。
            他疑惑不解地問她:"當時,你為什麼不吃那包牛肉幹呢?"
            人到中年的她仍舊羞澀,告訴他:"我媽說,吃人傢的嘴短,不能隨便要男孩子的東西。"
            他狂笑不止……